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03章 出去转转

作品:深宫有朵黑莲花|作者:半枝雪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1-26 23:43:20|下载:深宫有朵黑莲花TXT下载
  “主子好看,主子永远是最好看的!”碧月和碧络两人向来有觉悟,从不让唐宛凝失望。

  “这还差不多!”唐宛凝满足一笑,“时候也不早了,是时候沐浴洗漱准备入睡了”

  “奴婢这就去准备!”两人喜滋滋退了下去。

  不一会儿,浴池汤盆便准备妥当,虽不是来游山玩水的,但堂堂一国太子妃,她住的地方也磕碜不到哪儿去。

  泡在浴桶里,唐宛凝忍不住舒服地眯起眼。

  “主子,您临行前把后院的大权都交给了孟侧妃,您就不怕她……”

  “怕什么?”唐宛凝一点儿也不在意,“她愿意干就干呗,我又不稀罕!”

  她都想好了,这辈子只要自己还活着,只要唐家还在,就没人能把她从太子妃之位上赶下去。

  夏侯珏的三观看起来还算正常,除了偶尔犯神经病外也没什么毛病,应该干不出来冲冠一怒为红颜那种事儿。

  等他登了基,自己就是皇后,到时候三年一大选两年一小选,后宫的美人儿一定会越来越多。

  作为皇后她怎么可能管得过来?少不得要多多提拔像孟氏这样的事业girl。

  总而言之,借力打力是肯定的,平衡之道也是必须的。

  她不但要活着要舒坦,死后也要漂漂亮亮的,他有本事治理好天下,她就有本事替他管理好泱泱后宫。

  如果夏侯珏能当一个像唐太宗康熙大帝那样的千古名君,那她当然得是千古贤后,为皇帝兢兢业业纳小老婆,给他留七八十个儿女子孙的那种。

  啧啧啧!到那个时候。

  自己就寻两个小包子养在身边,她连孩子都不用生,鬼门关都不用闯,就能实现儿女双全。

  如果队友夏侯珏运气不好,早早儿地累死在龙椅上。

  她说不定还能养几个男宠面首小白脸儿什么的,在夕阳红的年纪还能干点儿羞羞的事儿!

  想想这些,唐宛凝脸上的笑藏都挡不住。

  天呐这是什么神仙剧本,老天爷也太眷顾自己了吧。

  ……

  沐浴更衣后,唐宛凝躺在床上美滋滋闭上了眼。

  刚才想想实在是太美好了,她已经迫不及待想去梦里经历一番。

  碧月和碧络不知道主子在高兴什么,两人憋了一肚子疑问。

  待服侍主子睡下,两人出了门去阁楼自己的房间歇息。

  “哎,你说,主子遇到什么高兴事儿了?”碧月实在想不明白,孟侧妃掌权这事儿有什么可高兴的。

  碧络也皱了眉:“兴许,主子的心压根就不在后院!”

  “这倒是有可能,我甚至觉得主子的心都不在太子爷身上!”碧月点点头。

  碧络想了半天,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。

  时至亥时,两人入睡,不提。

  ……

  这边主仆三人都睡了,某个被拒绝的冷面男人却失了眠。

  他只要一闭眼,那个白衣翩翩,英姿勃发的挽发少女便出现在眼前,像一个散发着圆润光泽的珍珠,低调,奢华,却又明媚得让人移不开眼。

 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,以前都是娇滴滴的花朵一样,每个人都在他面前极尽卖弄,乞求他的垂爱,他的可怜,他的施舍。

  他经历了太多来自女人的深宫阴谋,见识过太多那样的嘴脸,所以……便武断地认为所有女人都那个样子。

  直到遇见了她。

  她不会求施舍求可怜,她也并不娇艳,甚至皮肤还有些粗糙。

  可她就是像一颗太阳一样,走到哪里,哪儿就是阳光明媚欢声笑语。

  她就是有本事让所有人把目光聚集在她身上,让每个人都看看她的光芒万丈、她的明媚耀眼。

  她根本不像个女人,却又那么明媚靓丽。

  夏侯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总之,明明咬牙切齿,却不舍得移开目光。

  他喜欢盯着她看,喜欢她在自己的视野里恣意地说笑吵闹,喜欢她潮气蓬勃的模样。

  不像他,明明才弱冠之年,心态已经年迈老成,整个人一点儿也不像少年。

  这种又爱又恨的感觉他很是不适应,并且也很无措,这二十年,他从未对任何一女子又过这样的感觉。

  只不过,仅仅半个时辰他就调整了心态,迅速适应过来。

  他毕竟是一国储君,节操是没有的,脸也是可以不要的。

  唐宛凝是他的女人,自己梦见她肖想她也没什么可丢脸的对吧?

  找回心理平衡的夏侯珏摸了摸鼻子,道貌岸然地闭上了眼,心安理得地入睡了。

  守在外间的李得泉心里还在嘀咕。

  ‘这太子妃娘娘也太不可靠了,在宫里就不喜欢恪守规矩,到了宫外更是了不得,居然直接将太子殿下撵了回来,这还得了?’

  ‘奇怪的是太子殿下居然也不生气,听动静好像还入睡了!’

  ‘要是别的女人,哪怕没死以后也不会好过,不知道太子妃会如何呢?’

  正想着,里边儿忽然传来一阵含混不清的说话声。

  他立刻竖起耳朵听,却只听见一段含混不清的名字。

  “宛宛……宛宛……”

  李得泉立刻皱了眉:“宛宛?谁啊?”

  细细一想,他脑门儿立刻冒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。

  “这个宛字,不是犯了太子妃娘娘的名讳?难道是……???”

  ……

  翌日清晨,一夜好眠的夏侯珏神清气爽。

  不知道做了什么梦,他整个人身心都很舒坦,看李得泉都比以前顺眼。

  甚至连那张万年不变的面瘫脸都带了一分笑意。

  “主子爷,早膳已经预备下了!”

  面对主子爷的笑容,李得泉显得有些战战兢兢,心里像蜈蚣爬过一样毛骨悚然。

  “知道了!”夏侯珏难得好心情,懒得跟奴才计较。

  洗漱好换好衣裳,他迈着轻快的步伐下了楼。

  “太子妃呢?”

  因为身边并没有外人,夏侯珏就没改口。

  “启禀殿下,太子妃娘娘……她一大早就出去了,说是要……”李得泉擦了擦额角的汗。

  “说是要出去转转,让主子爷不用等她了!”

  语气恭恭敬敬,但实际上心里吓得要死。

  太子妃啊太子妃,您可害惨奴才了,天底下哪儿有这样的女主子,连主子爷用膳都不管。

  这可真是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