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01章 不得宠的太子妃

作品:深宫有朵黑莲花|作者:半枝雪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2-08 22:30:18|下载:深宫有朵黑莲花TXT下载
  大夏朝,靖元二十年。

  阳春三月,草长莺飞,风和日丽,春风送暖,正是适宜婚嫁的好时节。

  三月初六是难得一见的好日子。

  天刚见亮,京城长宁街上已经挤满了人。

  百姓们簇拥在道路两旁,伸长脖子争相看远处缓缓而来的迎亲队伍。

  “京城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!”

  “是啊!唐家小姐真是好福气,先被皇上册封县主,又被赐婚给太子,一跃成为太子妃!啧啧!”

  “人家可是镇北大将军唯一的女儿,大将军驻守边疆二十余年,去年又打了场大胜仗,战功赫赫,他的女儿获如此殊荣也是理所应当!”

  “可不是,去年西北那边实在凶险,还好有唐将军……”

  “听说唐将军父子齐上阵,以一敌百,当真是英勇无敌”

  “我也听说了……”

  迎亲队伍逐渐靠近,百姓的议论很快淹没在吹打鼓乐里。

  大家连忙收起八卦,一边细看,一边啧啧称赞。

  “真好看啊!”

  “可不是?!”

  太子妃的轿舆是一顶十六人抬的花轿。

  上顶卧着一只紫檀木雕刻而成的凤凰,帷幔是杏黄色锦缎,绣有姿态各异的百鸟,四围八角皆垂有紫金八宝流苏。

  映着旭日东升的朝阳,整座花轿散发着丝丝缕缕的金光,尊贵无比。

  除了抬花轿的十六人外。

  另有二十四名内廷侍卫前后护驾,二十四名宫女太监左右随侍,二十四名内廷司乐伴驾演奏。

  加上后边一眼望不到头的嫁妆,这一行堪称十里红妆。

  作为当朝太子妃,未来的一国之母。

  这样的迎亲仪仗几乎是除皇后这个正牌国母以外的最高规格。

  京城里大家闺秀小家碧玉,无不心驰神往。

  路边大姑娘小媳妇这些亲眼所见的,更是双眼冒火,只恨不得把里边的人换成自己才好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让天下女人羡慕嫉妒恨的姻缘。

  它的正主唐宛凝,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。

  此刻,她正无力地靠在轿壁上,一双漂亮的丹凤眼低低地垂着,神情恹恹。

  她不想嫁给太子,更不想当什么太子妃。

  理由很简单:

  首先。

  这位人人敬仰、德才兼备、文韬武略、龙姿凤采的太子殿下,他的后院必然有数不清的小老婆。

  莺莺燕燕,环肥燕瘦,叽叽喳喳,鸡飞狗跳。

  按说这种事在古代十分普遍,在这生活了十六年,她也早该见怪不怪。

  可正经说起来,谁愿意和别的女人共用一个老公,脑子又没进水。

  另外。

  嫁给太子就必然要入宫。

  在西北长大,见识过大山大河的她,自由自在惯了。

  她根本无法想象,一辈子待在鸟笼子那么点儿大的地方生活能有什么意思,那不得憋屈死?

  这还不算。

  最最重要的是,这门亲事,她还冒着生命危险!

  这就说来话长了,要从去年那场胜仗说起。

  阿爹性子急爆,边关又常有蛮夷来犯。

  有时候战事吃紧,等不及向朝廷禀报就调兵冲出去打。

  这几千几百的小数目还算无伤大雅。

  可去年那次蛮夷来势汹汹,阿爹直接连夜调兵十万,最后仗都快打赢了皇帝才知道。

  这可不是小事,擅自调兵是重罪,有谋反之嫌。

  当时整个朝野上下无不震惊,言官弹劾也不知凡几。

  最后皇上碍于战功虽然没说什么,但心里一定埋下了疑团。

  老皇帝上了年纪心软,并没有动杀心,只是把她封了县主娶回皇室,用以掣肘唐家。

  可将来太子登基……

  传说这位皇室嫡出的太子殿下,年纪轻轻就入朝摄政,满腹经纶行事沉稳,杀伐决断手腕老练,连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臣都不敢轻易得罪。

  到时候。

  一个是‘不太安分’却手握重兵的驻边将军,一个是执掌天下却眼里不容沙的少年天子。

  只要有心人稍稍挑拨,这疑团必会滚雪球般越来越大,假以时日……

  第一个死的一定是自己。

  倒吸了口凉气,唐宛凝为自己捏了把冷汗。

  夫君有数不清的小老婆不说,还没有人身自由,甚至连小命都可能保不住。

  她能高兴起来才怪!

  唉!

  叹了口气,她定了定心神,郑重立下了自己人生的最高目标。

  “一定要保住小命!”

  活着就有希望,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不是吗?

  最重要的是,她要是死了,唐家上下一百多口人说不定也……

  这绝对不行!

  ……

  轿子晃晃悠悠。

  唐宛凝渐渐有些犯困,脑袋小鸡逐米似的一点一点。

  这也不能怪她。

  大半夜就被强行薅起来梳洗换妆,连饭也顾不上吃,这都好折腾几个时辰了,她现在是又困又饿。

  捏了捏被凤冠压得生疼的脖子,她头一歪,靠在轿舆壁上打起了瞌睡。

  后面怎么下的轿子,怎么拜天地、祭祖宗、回洞房的。

  她就像做梦一样,始终迷迷糊糊。

  实在太困了。

  反正有一堆宫人簇拥着她,又摔不倒,头上还蒙着大红锦绣盖头,别人也看不见。

  那,她打个盹儿也是可以的吧?!

  ……

  送入洞房的时候。

  她已经稀里糊涂睡了很久,大概有早上到傍晚那么久。

  乌泱泱的宫女退了出去,室内只留了她两个心腹。

  这会儿她反倒不困了,主要是饿。

  掀开红盖头。

  主仆三人大眼瞪小眼,你看我我看你,气氛莫名有些诡异。

  “县主,您累吗?要不再睡会儿?”碧月有些担忧。

  碧络却瞪了她一眼。

  “进了宫就得守规矩!”

  “太子殿下还没回来,县主怎么能先睡呢?!”

  “还是先吃饭吧!”

  唐宛凝:“……”

  (PS:她是带着前世的记忆投胎到这里来的~)